人類的迷思!

 

人類的迷思!

澄村企業行 李廷暉

  人類是地球上最聰明的動物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人類經常自作聰明而做出非常愚昧的事情現代醫療就是其中之一

  任何技藝的發展均有其時代背景,以科學為基礎的醫學自不例外。西方醫學的崛起,適逢歐洲大陸傳染病猖獗的時代,因此,把細菌病原論奉為金科玉律,認為一切疾病都是由不同的細菌或病毒造成的,為了治療疾病,必需以相應的藥物來消滅它們,藥物遂成為當代醫療的核心。

  十九世紀解剖學發達,開創了外科手術技藝。隨後放射線醫療科技的蓬勃發展;因此,化學藥物、外科手術和放射線遂成為西方醫學的主要治療手段。現在更挾著尖端科技在醫療上的應用,新的醫藥、新的外科技藝、新的診察技術與器械不斷開發,擴大了人體的檢查範圍,提昇了診斷水平然而在治療疾病方面,現代醫療的進展却極為有限,對於醫治人類常見病和慢性病,可以說仍然是一籌莫展

  據觀察,歷屆諾貝爾醫學獎得主,除了1960年代的沙賓疫苗克服小兒麻痺症外,再也沒有一位是因發現或發明治療某種疾病的療法而獲獎,得獎的研究與論文內容多數是在預告或期待有朝一日會更好,對於現代人十大死因名單上的那些疾病的改善,一點點幫助也沒有,問題到底出在那裏

  開車的朋友都知道,汽車「故障」必與機件結構有關,而「修理」或「更換」其結構異常的零件,是唯一恢復其正常功能的方法。人體是一部構造複雜的生物機器,其中任何器官組織的結構發生異常變化時,其相應生理功能亦必失常,即產生所謂「疾病」,則治病當然要從糾正結構異常的組織器官着手,然而,現代醫療完全忽視病人身體結構的異常改變,而企圖以藥物或其他處方來使失常的生理功能恢復正常,這種治「果」不治「因」的醫療,不但未能把病治好,反而是醫源性(醫療行為產生)疾病的主要來源,難怪病人會愈治愈多

  西方醫學雖然選擇了一項錯誤的醫學理論,却適逢歐洲大陸傳染病最猖獗的時代,時勢造英雄,而能寫下光輝的歷史,也因此主導主流醫療好幾百年。二十世紀科學進步神速,醫學理論和醫療實務均在不斷更迭,醫學思想亦深受超微科技的影響,醫學家把人體視為「細胞聯邦」,針對局部或個別內臟器官,發展出各種局部醫療和專科醫生。現代更借重尖端科技在醫學上的應用,發明很多精密的檢驗儀器,醫生們可藉以精確告訴病人,您的心臟這裏出了毛病;您的腎臟那裏出了問題;您的脊椎側彎了(但是,醫學教學教導學生卻說脊柱側彎沒有關係等到嚴重後再手術治療);大腿肌肉雖然萎縮了,可是各種檢查數據正常,所以沒有問題等等,麻煩的是什麼都知道,却什麼都無法解決只好施以抑制或改善疾病症狀的對症治療,拿來對自己和病人交差,結果當然是心臟病治不好、腎臟病醫不了、脊柱側彎沒關係、肌肉萎縮不是問題,而運氣較背的病人,可能又被製造了新的疾病(相對的,亦為醫療創造商機)。

  直到今天,病人對西方醫療漸失信心,轉而追尋其他醫療之際,西方醫學乃能獨覇醫療界,完全是因為它是一個勢力龐大的牟利團體,挾其雄厚的財力與豐沛的資源,控制官僚,操縱立法,壟斷醫療市塲,無所不用其極地打擊異己

  已故醫學博士施義雄先生曾經感慨地說,「錯了三千年,還要錯多久?」。最不可思議的是以科學為基礎的現代醫學,却非常的不科學,或者說是迷信科學,歷經多少世紀仍不能醒悟,直到今天從未間斷過尋找治病的靈丹。事實上若真有那麽一天,「藥到病除」的仙丹出現,醫生就統統失業了,醫院關門了,醫學這一門也絕種了,可見治病靈藥是一件不切實際,永遠沒有結果的騙局,醫學界為了牟利而創造利基,為做研究創造研究,為病人創造希望,這種「創售希望工程」無非是為了掩篩現代醫療的窘境。以台灣為例,單單腰痠背痛一項,一年浪費三十億以上的健保支出(1998年報載),不但病人未減,又要「養成」多少醫源性疾病的病患,不都是現代醫療「對症下藥」惹的禍嗎

  現代醫療就像是世紀之最的類金光黨,之所以會如此發展的原因故然很多,基本上是出於無奈貪婪。畢竟人體是天成的,老天爺製造的機器豈是凡夫可以改造或修理註:新世紀醫學正朝此方向發展)。另外,由於科技進步,自西方醫學崛起後,藥物遂成了治病的主要手段,開處方賣藥既省時、省力又可賺大錢,且能展現醫生的專業權威形象,然而,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或許因為心虛,更以法律為其後頓,豈不是比金光黨還要金光黨。

  新世紀醫學有了突破性的進展,自從人類基因圖譜解密,自從「複製」動物成功,自從幹細胞培育器官零件案例不斷出現,似乎都在預告未來的醫學將扮演比上帝還要上帝的角色器官組織零件製造將是醫療市場的熱門生意,醫院將變成人體修理廠,就像今日的修車廠一樣,醫生的工作則是「更換原廠器官零件」的人體工程師,這不是最完美理想的「結構整治」嗎也似乎否定了現代醫療的大部份

資料提供:澄村整骱教研室  客服專線:(07)5316085.5612627